主页 > 一圈尽掌握 >为已逝的父亲而战 陈威儒 >

为已逝的父亲而战 陈威儒

陈威儒的未来。为了父亲生前殷切期许,陈威儒咬紧牙根,誓言闯出一片天。(内容取自350期职棒杂誌 / 文◎罗志朋摄影◎戴嗣松)
和棒球结下不解缘,陈威儒说,「父亲影响我一生。」陈威儒的父亲不是棒球科班出身,纯粹爱打球、爱看球,也许是梦想成为职棒球员的愿望投射在儿子身上,小时候陈威儒就被父亲送到台中力行少棒、中山青少棒按部就班发展,不仅如此,父亲还自费请私人教练教导儿子打击及做重量训练的技巧,每当比赛都会到场加油,望子成龙的心不言可喻。
私人教练为陈威儒奠定厚实的打击根基,虽然守备、速度不算突出,不过靠着优异的打击能力,陈威儒在球场上仍佔有一席之地。父亲看着儿子一步步朝职棒之路迈进,内心十分欣慰,然而一场意外,却让他无法亲眼目睹儿子站在职棒舞台的风采。
陈威儒就读大四,有一天临时接到家中电话告知,父亲突然中风,从此久卧病床,陈威儒回忆,「当下脑袋一片空白,心想,我不要大学文凭、也不想打球,只想着赶快出社会赚钱医好父亲的病。」后来大哥力劝,「好好把书唸完,钱的事,我和妈来操心就好了。」这才打消陈威儒弃学念头。
大四学期末陈威儒没考到棒球替代役资格,决定延毕一年再考一次,先进入合库磨练球技并赚钱贴补家用,「我清楚记得,进合库打第一场正式比赛,父亲就无预警走了。」陈威儒说,也许是父亲在天之灵,大学他几乎完全没有上场机会,到了合库一跃成为球队主力,并顺利考取替代役,在兄弟象代训茁壮,退伍后签下职棒合约。季初陈威儒获得不少出赛机会,虽然表现不尽理想,不过总教练陈瑞振很看好这位子弟兵,「威儒打击power及技巧都不错,又会玩球,未来性可期。」
如今,陈威儒已逐渐走出父亲意外撒手人寰的悲痛,并将专注力放在球场上,他感性地说,「父亲生前常跟我说,『人家好,要比他更好,不可以服输。』每当我站在打击区,脑海就会浮现父亲这一段话,打职棒,不只为自己,更为父亲期许而战。」

Profile
1985.11.07/台中市/台中高农→国立体院/173cm 80kg/内野手/右投右打/2009选秀会第十六轮第一顺位/初登场:2011.03.19
30秒 透视陈威儒
家庭成员有谁:妈妈、3个哥哥
觉得自己是怎样的个性:闷骚,跟陌生人很少话,一旦熟了就会聊不停
觉得自己哪部份最迷人:眼睛
和谁最麻吉:朱元勤、蔡明觉
初恋发生在几岁:18岁
平常放假都在干嘛:看电视、上健身房
最爱吃喝什幺:只要是小吃都爱、最喜欢喝茶
最怕什幺东东:鬼,虽然没碰过,但希望永远不要碰到,
做过最瞎的事:大学分组对抗赛,接滚地球不小心「中蛋」,有股「蛋蛋的忧愁」
最爱的艺人:李毓芬
小时候的梦想:梦想成为比尔盖兹
不打球的话想做什幺︰当厨师
不小心中乐透的话想做什幺︰环游世界
最崇拜的球员:A-Rod、陈镛基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