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生活城 >双腿截肢尼国少年成功登珠峰─梦想推手严慧茹的故事 >

双腿截肢尼国少年成功登珠峰─梦想推手严慧茹的故事

文字╱Sharon Lau   照片╱受访者提供

今年四月,四年前在尼泊尔7.8级大地震中失去两个膝盖兼小腿的Ramesh,使用特製义肢徒步攀登珠穆朗玛峰,总共「行走」15万步,完成由海拔二千多米攀升至五千多米、超过100公里的路程。在大家为他拍手喝采背后,有一位无条件出钱出力的支持者,协助大男孩完成梦想,她就是影音使团福音事工主任/首席项目统筹严慧茹(Fish)。

「每行一步,都是恩典。」Fish外表高䠷亮眼,个性也不平凡。信主以后,她内心像是有一种使命感,成为帮助他人的宣教士。因着上帝给她的感动,读完辅导课程后,带着物资,只身前往四川汶川支援,后来又到日本、中国雅安、尼泊尔等大地震灾区协助工作,更曾经长驻四川雅安一年协助进行灾后重建。

足迹亦遍及以色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、阿富汗、约旦及衣索比亚等地的她忆述:「四年前尼泊尔发生大地震,影音使团差派我、导演及摄影师到当地拍摄灾后情况。我在医院裏认识Ramesh,他当时刚完成截肢手术,大腿根部被仍然渗血的纱布缠裹,躺在通道最角落的病床上…」

双腿截肢尼国少年成功登珠峰─梦想推手严慧茹的故事

严慧茹探望Ramesh

大地震失去双腿 人生还有梦
交谈后,发现Ramesh来自尼泊尔西部遍远山区的村落,因家境贫困,刚满16岁的他决定只身到首都打工,盼望减轻父母负担并供养弟妹上学,却不幸在到达不久就遇上大地震,他工作的旅馆全栋倒塌。被埋在瓦砾中长达12小时后,这个大男孩永久失去了双腿。他的家境贫困,即使出事了,全家也只能够负担妈妈一个人的车费来探望他。

「我抱着关怀的心问候Ramesh,当时我有工作在身,没有刻意跟他传福音。离去前,我很想送他一个具有象徵意义的十字架挂饰,便走进首都加德满都的纪念品区,走了整条街道,却只看到其他宗教的手工艺品。我向上帝祷告:『主呀!让我找到吧!』结果最后一间店舖竟然有三个十字架吊饰,我们便全部买了下来。」

Fish拜託当地的教会照顾Ramesh,二人道别后只靠社交平台联繫对方,更新对方的最新情况。灾后翌年,Fish回到当地拍摄灾后回顾节目,过程中成功带领Ramesh信主。「尼泊尔几乎是亚洲最贫穷的国家,即使是身体健全的人,生活也非常艰难,遑论伤残人士!他们大都受歧视及非人道对待。」难得的是四年过去了,Ramesh并没有自怨自艾,反而一直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。

「在一次闲谈中,他跟我说,这场地震完全改变了他的生命。虽然他失去了别人眼中认为很重要的东西,但同时觉得自己得到很多,例如有机会继续学业、有机会参与伤残运动、到不同地方比赛,这些都是他以前从没想过的。他知道自己纵然比别人多一些限制,但仍很珍惜每一个可以突破的机会,于是开始尝试挑战生命中的不可能。」Fish表示,Ramesh希望能完成大学、代表国家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,以及登上尼泊尔人引以为傲的珠穆朗玛峰。

挑战生命中的不可能
Fish一直把Ramesh的心愿放在心上,希望有一天能帮他圆梦。「一个身体有严重障碍的人,确实难以登上珠穆朗玛峰的顶部,因为有很大机会面临高山症。但相信走到海拔5,364米的Everest Base Camp,还是有机会的。」去年十月,她跟Ramesh提起这个计划,愿意无条件帮助他,让Ramesh说了上百次的「Thank you Fish」。

由于要攀登雪山,Ramesh需要穿上不一样的爬山专用义肢,可是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去适应新义肢,只是单凭信心开展一趟恩典旅程。「初段路况平稳,Ramesh靠着义肢及拐杖自己行走,入山后却因有太多高低不平的石阶,开始要嚮导及挑夫左右搀扶及手脚并用地攀爬。他的步伐比我们想像中要慢很多,而山裏早晚温差很大,嚮导怕若大家入夜才到达住宿处的话会着凉,于是……」

双腿截肢尼国少年成功登珠峰─梦想推手严慧茹的故事

Ramesh怕耽误上山行程,过程曾用双手撑行。

Fish哽咽了一下,便接续说:「为了赶上进度,最后Ramesh选择放弃义肢,用双手撑着在地上爬行。我心裏有说不出的难受,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,他真的準备好了幺?此行的决定是否来得太仓卒?是我低估了上山的难度?原定每日的行程,是否太多了?」Fish开始不断自责。

其实整个行程的预备、人力及物资,均由Fish一人全数负责。如此出钱出力,完全是来自上帝给她内心深处极大的感动。未知是否Ramesh知道她的沮丧,他用行动亲自回应Fish的心意。他从不轻言放弃,每次Fish问他:「Are you ok?Do you still want to go?」他总是肯定的回答:「Yes, I can. I will try my best.」

双腿截肢尼国少年成功登珠峰─梦想推手严慧茹的故事

互爱互助的登山团队一起来帮助Ramesh圆梦

众志成城  恩典够用
人生也许就是如此,总会遇到挫折,只要调整心态,便能起来再走。「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团队,嚮导很细心照顾各人的需要,并特别按Ramesh的能力设计行程。他指派的两个挑夫更超级有爱,背负我们30kg的装备先行上路。每到一个休息点时,挑夫先放下装备,再沿路回来看看我们有没有其他需要,甚至主动提议背着70kg的Ramesh走一段路以减轻他的痛苦。」

虽然行程中有很多预期以外的事发生,但各人不但没有埋怨,甚至还愿意在自己的岗位上摆上更多。她深深感受到,这是上帝亲自温柔地回答她:「孩子,你为我做的,我都知道。」

当大家到达将近海拔3,438米的Namche Bazaar,那是一条陡斜的上坡路程。经过这一段后,Ramesh几乎耗尽他的体力,因此即使到了后来较平坦的石路,走不到十步便需停下来休息。Fish说:「我知道他实在是筋疲力尽了,经过各方面的考量,我们决定余下的行程为他租一匹马,一是让他心裏安稳一些,免得他担心阻碍大家的行程而造成压力;二是万一中途遇上超出他能力所及的山坡,也可让他不用硬撑以至受伤。」双腿截肢尼国少年成功登珠峰─梦想推手严慧茹的故事

金钱事小  梦想为大
在荒郊野外租用马匹的费用甚为昂贵,Fish却毫不犹豫地落订了,为的是减轻Ramesh的负担及压力。在灾区身经百战的她,对于此行出发前的考察、资料搜集、徵询各方专业意见,她也尽可能做足所有準备。「毕竟这次不像从前的个人义工行动。但原来这行对各人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」

几年前,Fish在新闻看过一志愿组织在阿富汗举办首届马拉松比赛,为提倡当地女孩拥有平等参与运动的机会,而起跑点更特意设计在塔利班政权时期被炸毁的巴米扬大佛前,Fish觉得很有意思,去年十月便参加了第四届阿富汗10K马拉松比赛。「可能有了这个经验,我竟能轻鬆应付上坡路段,有些路段甚至比当地人走得还要快速。过程最大的挑战反而是要适应寒冷天气。当时气温已在零度以下。白天还好,晚上简直冷得要死,加上山上条件很差,没有热水洗澡,夜间只能瑟缩在睡袋裏休息,第二天醒来脚还是冰的。」

每天早上,大家都要準备向更高的山脉进发,她打从心底向上帝祈求,保守同行者的意志、体力、身心灵都能壮健,一起并肩迎接余下一切未知的挑战。终于顺利到达海拔4,940米的Lobuche(罗布崎),原本打算在那儿留宿,但所有旅馆竟然客满了,只好往更高的山上留宿。找到一家在山谷中的旅馆,她感恩地说:「房价明显地比其他旅馆昂贵,但幸好旅馆设备尚算完善,充电热水供应齐全,大家都辛苦了,我已几天没好好洗头沖凉。」

帮助他赢得众人喝采
四月是登山旺季,沿途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,看见Ramesh用义肢徒步登山,以及听说他的故事后,无一不为他的坚毅鼓掌,并且给他打气。「这是我最欣慰的事,过程中我不断向他强调,不是我在帮他,是他自己在赢尽别人的喝采。」

Fish是个时常感恩的女孩,她没有任何高山反应的症状,在海拔四千多米高山上给嚮导一个大大的拥抱以示感谢。而Ramesh更是兴奋,一直在要求别人帮他拍照。放眼四周,尽是白茫茫的雪景,她内心却异常温暖,因为大家成功登上海拔5,364米的Everest Base Camp了。

双腿截肢尼国少年成功登珠峰─梦想推手严慧茹的故事

严慧茹陪伴Ramesh同行,只为回应神的呼召。

整个行程,Ramesh一边行,一边说:「我好开心可以完成梦想,而为何想完成梦想?就是要令身边的人开心。」作为长子的Ramesh是家中的经济支柱,家人靠他的收入帮补家计,而在尼泊尔的人均收入本来就很低,加上他变成伤残人士,收入更严重地受到影响。「他的受伤对家庭经济打击很大,所以当他和父母商量去爬山的计划时,就立即叫他不要去冒险。」最后Ramesh咬紧牙关完成旅程,当下他第一句话是希望妈妈以自己为荣。「原来他想用行动告诉其他人:『只要有梦想,尽力想办法去完成,最终会成功的!』」

任务完成时,Fish终于忍不住抱着Ramesh说:「I thank you indeed. That’s your perseverance makes our dream comes true. (我多谢你才是,你的坚持让我们梦想成真。)」

Fish为了是次行程摆上很多祷告,其他并没有想太多。「过往上帝一直感动我到未开发的地方服事,我经常在想,祂是否要装备我成为一个宣教士?祂到底要我委身到哪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去?很多时候,我们都会想甚幺是上帝对自己的呼召,但原来以哪种形式都不重要,上帝最在乎的,是我们有没有愿意顺服祂的心。经过不断的祷告,我很清楚这次行动是上帝要我做的,当我只想着要尽忠完成祂所託付的使命时,便自然得见上帝的作为。我想,有人因着自己的生命而认识耶稣,是作为一个基督徒最感高兴的事。」一连17日的爬山长征,相信这次经历是Fish及Ramesh生命中一个重要的回忆。(转载自香港影音使团《天使心》八月号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