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生活城 >在瑞典,生活就是一种学习,而台湾的教育有给我们足够的「生活学 >

在瑞典,生活就是一种学习,而台湾的教育有给我们足够的「生活学

时间拉回到2013年的秋天,我正在一间瑞典的知名大学当交换学生,同时期一些同学们也在世界不同的国家进行交流,短时间,我的Facebook涂鸦墙上充满着不同异国情调的生活剪影。

这样的贴文(当然包括我自己的)不外乎跟朋友一起下厨、或是在草地上野餐、晚上到一间当地的酒吧喝便宜的啤酒深谈,甚至是去逛大卖场等等这样细琐的生活片段,但这样的贴文往往吸引很多人的点讚留言,好似多幺特别。后来我发现,这些的生活印记之所以让在台湾的人们如此兴致盎然,或许是因为在台湾的我们不懂得停下来好好生活。

生活这两个字如此简单,但在台湾,我们在大学之前毫无概念,而毕业后马上投入职场,更无法拥有缓慢的生活步调。以我自己跟大部分友人的经验来看,我们从小就被赋予高压的生活,多半时候为了要应付一改再改的教育体制,牺牲了大部份的年少时光;我们必须不断的补习与唸书,而现今的中学生们更惨,还要为了升学去参加林林总总不切实际的活动。

过长的上课时间,下了课还要奔波于图书馆及补习班之间,我们从未停下脚步去观察生活,这在往后造成了不小的隐忧。最直接的是,我们没有时间去思考未来,也没有时间去探索我们真正有兴趣的事物,以至于到了大学入学考试后,学生才赫然发现,教育当局命令我们必须用短短的时间,做出攸关整个未来的选择,并做好所有繁琐的资料準备。

如此一来造成很多学生都习惯用现有的排名去选校跟选系,更巩固了整体排名的僵化;而当我们进入大学之后,突然间卸下中学时代的重压变得相对自由,而又有不同以往的社团活动可供我们加入,如此急遽的转变让学生需要花时间好好适应。

在瑞典,生活就是一种学习,而台湾的教育有给我们足够的「生活学

然而,因为过去缺乏生活教育,很多学生的生活自我管理也面临一些问题,例如翘课或是时间安排冲突等,如此一环扣着一环,这都是台湾人生活学分不足的影响。因为现今的资讯流通快速、媒体琳琅满目,没有急迫的升学压力之下,大部份的大学生能慢慢培养生活的能力,这里的生活能力指的并非吃饱上学骑脚踏车而已,而是全面性的、对于生活与社会的查照,并对不同的议题发展出独立的看法。

我认为这样的能力是生活学分的核心,也是社会慢慢改变的推动力。因为有对生活的观察,我们得以用不同的角度检视过去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,或是对于社会上的不公不义採取我们的行动,去年的学运就是一种体现。

然而,目前的生活教育在台湾却不够彻底,甚至可以说才刚起步而已。可惜的是,很多大学学生在该时期尽情地享受生活、也发展出对社会的同理心,却在进入职场之后,被高压的生活再次消磨殆尽。

既然我们必须加班到深夜,我们又怎幺会有时间跟朋友见个面好好聊个天?而就算见面了,谁都不想要再提一些严肃却重要的话题,而是沦为八卦自拍打卡上传,是不是呢?我们一再複製上一代的生活方式,我们努力工作、甚至太努力工作了,而再度遗忘了重要的生活学分,开始去追逐主流意识中的成功。

生活可以是一种选择,我想要藉此分享在这一方面我对瑞典的观察,因为对比起台湾大众的工作与生活习惯,远在北欧的瑞典可说是有着天差地别的生活文化。如同我上一篇文章所说,瑞典文化非常重视家庭生活,培养孩子的生活能力与哲学,对很多瑞典爸妈来说是最重要的事。

在瑞典,生活就是一种学习,而台湾的教育有给我们足够的「生活学

学业成绩固然是重要的,但却不应该成为孩子成长过程中单一的评量指标,生活中的细节与对美感的培养,或许对于升学没有绝对的关联,却拥有短期成绩无法相比的长期影响。瑞典人对其他文化的高包容度,就是来自于成长过程中不断接触的差异性。因为没有太沈重的主流意识,对不同的语言、种族就能温柔地包容;对于生活美感的坚持,让瑞典的设计简单却令人激赏,也创造出闻名全球的家居产业。

最重要的,很多人错以为长工时低待遇就是一种竞争力的表现,相比瑞典的基本工时8小时(前阵子哥德堡甚至尝试将法定工时减少为每日6小时)、鲜少有人会留下来加班,但瑞典却是全世界最有创造力跟竞争力的国家之一。

「你小时候放学都在干嘛?」我坐在窗边两只脚晃啊晃,问在旁边除草跟做木工的瑞典朋友们。「跟同学踢足球出去玩、跟奶奶一起做菜烤派,冬天到了就要跟爸爸一起刬雪,春天有时需要修复篱笆或是重新上油漆。」我的瑞典友人头也不抬地说着。

「那你怎幺会有时间唸书?」我很纳闷他们的爸妈都不管孩子的课业成绩吗?「不会啊,我们还是有作业,但在高中以前比较少,通常是很灵活的练习,一下子就可以做完了。我的父母几乎不会过问我的学业,包括我大学想念什幺,他们也只是提供意见,从不左右我的决定。」

在瑞典,生活就是一种学习,而台湾的教育有给我们足够的「生活学

另外一个朋友补充「为什幺父母需要担心这些呢?生活中还有太多美好的事物我想去尝试了,一直坐在房子里唸书多沈闷,我爸妈绝对不想要我这幺做!」这下换我哑口无语,我所习惯的成长背景、唸书与补习,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生活样貌的选择;然而在我们小时候,这个选择却是由父母跟师长帮我们决定,让我们以为这是常态是唯一的选项,却显示出台湾社会同质性高、追求众人眼中的常规模式,而忽略了个体性的不同需求。

没有体认到自身的需求,我们就无法拥有同理心去照顾别人的需求,而很多时候社会少了这样的体谅及活力,造成创新能力停滞不前。我并不是说教导小朋友会烹饪木工就能带领社会进步,然而,生活中不同的尝试能够带给我们不同的启发,很多创新的点子就是由此而来。

「创新来自于需求,科技来自于人性」,例如像SoundCloud的两位瑞典籍创办人,凭着自己对音乐的专业跟喜爱,有感当时缺少可以分享音乐创作的平台,进而创造出简单操作、让创作者能跟听众直接互动的SoundCloud。不止这些闪闪发亮的创业,包括普及的性别友善厕所、公车上方便轮椅族跟婴儿车的设计,甚至是能够侦测车流以变换灯号的红绿灯,都是来自瑞典人对生活的细腻观察。

包容力、创造力及对于生活的坚持,一个文化的温度就是这些细节堆积而成,有时候慢下脚步试着用温和批判的眼神,去审视生活中的细节,良者加以维持,不良者思索改变,但那一颗扑通扑通热情的心,可千万不要被主流的刻板印象给磨去稜角了!


相关推荐